返回列表 发帖

理想与现实的碰撞 ——由《骗局》看社会形态对作品的影响

一直以来,惊悚悬疑小说在世界文学史上都占有很重要的位置,近几年来最风火的惊悚悬疑小说家应该是美国作家丹•布朗。
  他于1998年出版的处女作《数字城堡》问世之后,立刻成为了美国国内首屈一指的网络小说。
  丹•布朗是个勤奋多产的作家,他于《数字城堡》出版之后的2000年至2003年的短短三年之间,又出版了《天使与魔鬼》(2000年)、《骗局》(2001年)和《达芬奇密码》(2003年)三部小说。
  其中《达芬奇密码》和《天使与魔鬼》这一对姐妹篇问世之后立刻风靡全球,对广大中国读者来说也是爱不释手,尤其《达芬奇密码》更是美国有史以来最卖座的小说。
  然而,夹在这两部小说之间出版的《骗局》一书,相比之下在社会上的影响力却黯淡了很多。都是出自同一人之手的同类型作品,为什么《骗局》会受到这样的冷遇呢?
  或许译者在序言中道出了其中的一点玄机: “……《骗局》一书涉及的是政府机关和总统腐败的问题,这在“9•11事件”激起了美国人无比热忱的爱国心之后,显得不是很合时宜……”
  这句话或许多少的能给受到冷遇的《骗局》一个台阶,也从侧面反映出社会现实对创作者的影响是多么的巨大。
  那么丹•布朗在创作这本小说的时候,有没有考虑到如何面对现实呢?本文对这个问题从人物刻画、社会形态和文学创作理念等三个方面进行了阐述:


  一.人物刻画的理想与现实
  《骗局》在叙事模式上采用了两条线索交错进行多个情节场面互相转换的模式,这个模式和《穆斯林葬礼》有异曲同工之妙。
  一条线索是女主人公雷切尔和搭档著名科学主持人托兰为逃避特三角洲特工部队的追杀,从冰天雪地的北极开始了惊险的逃亡之旅;而另一条线索则是在美国政治风云中心华盛顿,美国总统大选正如火如荼地进行,政客们在策划一个个政治阴谋。
  看起来好不相干的两条线索,因为总统的竞选和总统竞选对手参议员塞克斯顿的女儿雷切尔的参与,从而有了千丝万缕的纠缠。
  这种惊险刺激的追杀和逃亡以及总统大选的政治丑闻无疑是吸引读者眼球的最好素材,但是丹•布朗在精心构建这些故事情节的时候,却忽略了文学作品中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对人物的刻画。
  一部文学作品,不管你想象出多么美妙的故事情节,如果作品中没有个性鲜明的人物,那么这部作品也算不上成功。
  《骗局》在故事构建上无疑是成功的,但是在人物刻画上却没有勾画出活灵活现的人物,甚至对任何人物的描写都是很单薄的。
  比如女一号雷切尔,丹•布朗本意是想把她塑造成一个民族英雄之类的人物。至少从个人性格来讲,丹•布朗想把雷切尔塑造成一个坚持不懈的人,不管遇到多么恶劣的环境都要揭开真相,赞扬雷切尔一个坚定不移的人。
  但是丹•布朗在书中描述的实际情况是雷切尔是处于被灭口危险中的自救行为,他们只有找到幕后的元凶并公诸于世,让元凶得到惩处,雷切尔他们自身才会幸免于难。
  所以丹•布朗在对雷切尔的个人形象塑造上做的有些顾此失彼,让雷切尔的英雄形象大打折扣。
  再从思想道德来讲,丹•布朗似乎想把雷切尔塑造成能大义灭亲,以国家利益为重的巾帼英雄,但是丹•布朗在《骗局》第一章就说:……塞克斯顿参议员(雷切尔的父亲)好几年前就已经失去了雷切尔的信任……塞奇威克•塞克斯顿参议员的欺世盗名使雷切尔倍感痛心……雷切尔的母亲三年前就已去世,妈妈的死对雷切尔来说像是塌了天,这一伤痛至今还噬咬着她的心……
  第二章里面又进一步解释了雷切尔母亲的死亡原因:……塞克斯顿太太在开车去安姑妈家过感恩节的路上,不幸出了车祸,当场死亡。父亲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刻赶了回来,做秀般地在家中的客厅里开了一个小型的新闻发布会,强忍着悲痛,向世人述说着他的妻子在与家人吃完感恩节晚餐后回家途中死于车祸……从那时起,雷切尔就与她父亲彻底决裂了。
  第三章从这些描述来看,雷切尔和她的参议员父亲在三年前已经像仇人一样了,丹•布朗的这些描述,不管于公于私,都让蕾切尔大公无私的民族英雄的形象黯淡了很多。
  最后一点是关于雷切尔个人情感方面的,《译者序》里面说:……支撑他们活下来的动力就是要找出策划这一系列阴谋的元凶和两个人相互萌生的爱情……
  事实上整个故事的发展中对两人互生爱意的描写几乎没有,直到最后的《尾声》中才用了大量的笔墨描写两人的感情,但是这段描写对整部《骗局》来说是可有可无的,并没有多少意义,丹•布朗加入这段描写只是想有个童话般的美好结局,反倒有些画蛇添足的嫌疑。
  对于女一号的搭档——著名科学主持人迈克尔•托兰的描写要伟大得多了,这位文武全才的主持人似乎完全可以和擎天柱相比美,但是对他的描述也仅此而已,并没有进一步的挖掘作为英雄人物代表的男一号的内心世界和对雷切尔逐渐萌生的爱意,也没有体现出作为英雄应该具有的为维护美国人民甚至全人类利益的精神。
  正面人物的描述尚且这样片面,对反面人物的描写更不全面。
  《骗局》中最大的反面人物是参议员塞克斯顿,丹•布朗对他的勾画不吝笔墨,几乎能想起来的贬义词都堆到了塞克斯顿的名下。
  如本书中第一章:……别看已经满头银发,他可是个巧舌如簧的政客,他曾经被化装成肥皂剧中一脸狡黠的医生的样子,考虑到他的表演天赋,那副样子还真是恰如其分……面对《华盛顿邮报》的记者,塞克斯顿参议员一下子露出了伪善的笑容,老于世故地回答着记者的采访……第三章里说:上帝啊,塞克斯顿想。这样一张脸也敢来广播电台做节目……塞克斯顿骨碌碌地转了转眼睛,说道:“噢,看在老天爷的面上,坦奇女士,要是我错了就砍我的头。”
  对于丹•布朗这样描述一个竞选总统的参议员,似乎清楚的看出丹•布朗心中对参议员带有很大的偏见。
  再看看他对扎克•赫尼总统的出场描述,第二章:……他那毫不起眼的外表跟他所博得的下属们对他如对君王般的爱戴却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人们都说,只要见过扎克•赫尼一次,你就愿意一辈子追随他,为他赴汤蹈火……赫尼总统一见到雷切尔,就露出一个亲切的笑容,目光流露出真诚和尊贵的气质。
  同样是竞选总统的两个政治家的笑容,参议员的微笑是伪善的笑容,而赫尼总统就是亲切的笑容,这两者之间的差别恐怕是丹•布朗个人心理的因素吧?
  作为一个文学创作者,对于故事中的每一个人物都要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不管孩子做了好事还是坏事,作为家长的创作者都应该一视同仁。
  既能欣慰他们的为人向善,也能包涵他们的恶作剧。向客人介绍他们的时候不能让客人感觉的你讨厌某一个孩子或者喜欢某一个孩子。
  同样,文学创作者就是故事中各个人物的家长,你不能在书中用明显的文字直接表达对某个人物的喜好,你心中的感情要在具体的故事情节中让读者在字里行间中去体会,而不是从那些明显的褒义词或者贬义词里面一下子让读者明白了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再比如对女二号的描述,尽管丹•布朗没有对她在书中进行明确的人物定位,咱们姑且先给他一个合理的定位。
  我觉得参议员的女助理加布丽埃勒在《骗局》中算得上女二号的地位,她出场的时候是参议员的女助理外加情人,为参议员的竞选工作立下赫赫战功。
  但是就在参议员即将大获全胜的时候,她却见异思迁的投靠了总统,把参议员打入万劫不复的悬崖。
  她是一个既骗人又被骗的人,她是一个有强大政治抱负的女强人,她是一个为了作为参议员的助理能以身相许的一个女人,但是在总统挽留她留在总统身边工作的时候,她又婉言谢绝了。
  这样一个追逐名利的人怎么会甘愿放弃平步青云的机会呢?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丹•布朗用加布丽埃勒代表了自己对美国政府的看法:经过一番坎坷之后对政府黑暗的彻底失望所以离开。
  再比如丹•布朗对威廉•皮克林刻画,威廉•皮克林是整个《骗局》中幕后第二大黑手。
  他的职位是国侦局局长,而国侦局是美国三大情报机构之一的中央情报局的一个下属单位。
  身为这个级别的国侦局局长,不管是政治心态和政治头脑都应该是健全的。但是他为了一个件对自己来说毫无利害关系的事情,花费了极大的人力物力做一件惊天动地的造假事业,不得不让人怀疑皮克林是怎么做上国侦局局长的位置上来的。
  所以丹•布朗在把皮克林塑造成一个不正不邪的理想人物的时候,似乎忘记了他在实际中的职位。
  通过这么多人物描写的实例来看,丹•布朗在《骗局》中对人物的刻画和描写没有成功塑造出个性鲜明的活生生的人物,对人物的刻画和描写没有达到丹•布朗心中形象想象的理想高度。


  二.社会形态的理想与现实
  “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是俄国杰出的美学家和文学批评家车尔尼雪夫斯基在《艺术与现实的美学关系》一文中探讨艺术的本质也就是艺术和生活的关系问题时提出的现实主义美学观。
  时至今日,这个观点对我们文学创作者来说依旧是很重要的,不管是惊悚悬疑作品、科幻作品甚至是神话作品,都和现实生活息息相关的——神话作品往往是从人们的美好愿望中衍生出来的,神话作品里面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也是模仿人类的各种行为。
  丹•布朗创作《骗局》的初衷不仅仅为了揭露美国政府政治斗争中的阴暗面,同时也揭露了美国社会中甚至整个人类社会中存在的各种骗人的谎言。那么丹•布朗真的一无所顾的这样做了吗?
  正如《圣彼得堡时报》评论说:“《骗局》是一部不容错过的政治惊悚小说,它向你展示了一项惊人的科学发现、一桩高明的骗局和一系列美国政治黑幕。”
  丹•布朗的这个初衷是好的,但是丹•布朗在创作的过程中似乎又顾虑到了现实社会的影响,所以在创作中有些畏首畏尾的放不开手脚。
  比如对人物的描述,最明显的反差是参议员塞克斯顿和总统赫尼的描述,丹•布朗在描述参议员的时候,尽其所能的用些贬义词,而描述赫尼的时候,却是不吝恭维之词,如本书中第一章:……他可是个巧舌如簧的政客,他曾经被化装成肥皂剧中一脸狡黠的医生的样子,考虑到他的表演天赋,那副样子还真是恰如其分……面对《华盛顿邮报》的记者,塞克斯顿参议员一下子露出了伪善的笑容……第三章里说:上帝啊,塞克斯顿想,这样一张脸也敢来广播电台做节目……塞克斯顿骨碌碌地转了转眼睛,说道:“噢,看在老天爷的面上,,要是我错了就砍我的头。”
  再看他对扎克•赫尼总统描述,第二章:……他那毫不起眼的外表跟他所博得的下属们对他如对君王般的爱戴却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人们都说,只要见过扎克•赫尼一次,你就愿意一辈子追随他,为他赴汤蹈火……赫尼总统一见到雷切尔,就露出一个亲切的笑容,目光流露出真诚和尊贵的气质。
  丹•布朗这样赞美赫尼总统而贬低总统的对手,很大程度有取悦当前执政的味道,他似乎忘记了赫尼总统在做上总统宝座之前的竞选中也是要进行一系列的活动的,至于赫尼总统在竞选活动中有没有做过不很光彩的事情这里不得而知。
  从马克吐温先生《竞选州长》中的描述,我们可以对美国竞选方式窥知一斑:……我被提名为独立党的纽约州州长候选人……我总觉得我有一个显著的长处胜过这两位先生,那就是——声望还好……即令他们曾经知道保持名誉的好处,那个时候也已经过去了……他们显然对各式各样可耻的罪行都习以为常了……我放弃了竞选,我偃旗息鼓,甘拜下风。我够不上纽约州州长竞选所需要的条件,于是我提出了退出竞选的声明;并且由于满怀懊恼,信末签署了这样的下款:“你的忠实的朋友——从前是个正派人,可是现在成了伪证犯、小偷、盗尸犯、酒疯子、舞弊分子和讹诈专家的马克"吐温。”……
  从马克•吐温的描述中可以看出,这位竞选州长的候选人从开始参加竞选的正派人到最后被污蔑成了一个什么样的人,最终说明是这位竞选者之所以够不上竞选州长的条件是因为他不屑于去污蔑别人。
  正如《骗局》中赫尼总统的首席顾问坦奇女士一直暗中监视参议员,并且拍下很多关于参议员的绯闻照片等等,难道这样的事情是坦奇女士一个人私下就咁决定的吗?
  很难说总统的竞选班子甚至总统本人不知道这些活动。
  所以丹•布朗在本书中把总统美化成为一个完美的伟人,已经失去了创作者应该保持的文学本性。或者说丹•布朗先生的理想中的总统应该是赫尼一样的,但是在美国现实社会的竞选中,这样的总统是很难上位的。
  面对这种社会形态中的理想和现实,丹•布朗采取了妥协的办法,让政府的其他官员都是狡诈虚假的,唯有总统先生自己是诚实善良的。
  不过假如真的想丹•布朗所说的这样,一个诚实的总统领导者一大群虚伪的官员,能政令畅通吗?那些欺下瞒上的官员们能做出什么有利于人民和社会的政绩吗?
  所以说丹•布朗这样违心的咱们总统的语言算得上这本书中的一点瑕疵。
  纵观整本《骗局》,它之所以被命名为骗局,因为整部书是以两个大骗局为中心线索的:一个是关于假陨石的骗局,另一个就是自由竞选总统的骗局。
  假陨石的骗局在现实科技面前很快就显露原形,但是竞选总统里面的骗局在现实中很难被看得出来的,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自由”两个字。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一直标榜的就是“自由竞选”, 所谓的“自由竞选”真的很自由吗?
  自由参选的人要有大量的资金做后盾,钱不够人比如塞克斯顿参议员就要接受私营火箭公司的金钱贿赂,或者美其名叫做“政治资金”,拿人家手短,参加竞选的人丑了人家的钱,上位之后就要为人家做贡献,这叫做互相利用,哪里还有什么公平民主之说呢?
  由此也不难猜想出赫尼总统是如何上位的呢?所以说美国自由竞选总统本身就是一个大骗局,骗取广大美国人民的信任和选票的骗局,至于竞选中间的这些污秽,广大人民永远被蒙在鼓里的。
  围绕这两个大骗局,丹•布朗也揭露了这些政治人物之间为了各自的利益互相之间又玩弄的各种各样的小骗局,真的是魑魅魍魉,各显其能。
  或许正是这些反映政治黑暗的描述才让本书的译者在序言中说: “《骗局》一书涉及的是政府机关和总统腐败的问题,这在“9•11事件”激起了美国人无比热忱的爱国心之后,显得不是很合时宜。”
  这种事情的发生,对已经妥协的丹•布朗来说不知道算不算是个骗局。


  三. 文学创作的理想和现实
  文学创作的主要理想是以直接抒情的方式表现自己的主观思想和理想,把内在的情感、理想、想象、幻想等用文字形象的呈现出来。
  不管是赞美社会的正能量还是抒发自己的理想,不管是揭露社会的黑暗面还是表达自己对社会的不满,都要顺其自然的把自己内在的情感、理想、想象、幻想等通过文字形象的呈现出来。
  他们不是为了写作而写作,而是让自己的理想和精神在文字中得到升华,让读者在文字中体会和领悟自己的理想和精神,做到这样的一部作品才是一部好作品。
  然而,在不同的社会形态下,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往往限制了创作者的发挥。
  例如《骗局》,丹•布朗的本意是揭露美国政治斗争中的黑幕,批判那些官员自上而下重重欺骗的虚伪。
  但是他的这种理想遇到残酷的现实之后,在理想和现实的碰撞之中他只好选择了妥协,仅仅把这种黑幕控制在了一个中央情报局属下的一个小小的国侦局和一个失败的参议员身上,以求通过美国现实社会掌权阶层的审核,这样做只是为了生存而已。
  其实,不只是丹•布朗遇到这种理想和现实相碰撞的情况只能无可奈何的妥协,古今中外的创作者成千上万,能严守自律的凭着自己的理想创作文学的人少之又少。
  尤其在物欲横流的今天,很多文学创作者早已经忘却了文学创作的本意,或者他们并没有忘却,但是为了生存、为了得到更多物质上的享受而只好去迎合大众,不得不堆积出一些煽情的文字;或者为了取媚于掌权阶层而编造出一些美丽的谎言,因为在理想和现实的碰撞之中,相对于追求理想的艰难他们更乐于选择现实的幸福,或许这也是文学发展和人类发展所必须经过的吧。


  结语
  文学创作在社会文明发展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文学创作对人类社会的发展也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人类社会的发展和文学创作的发展是紧密相连的。
  人类社会发展到市场经济,文学创作似乎也要想市场经济妥协,所以看一本书是否成功的标尺就是这本书销量是多少,创作这本书的作者收入是多少,不是看这本书有什么文学价值,对人类积极地影响有多少。
  但是,这种为了迎合社会而创作出来的文学作品,尽管能流行于一时,或者能给读者带来一时的视觉欢乐,也能给创作者带来丰厚的物质回报,但是这种脱离了生活的文学创作注定会像过眼云烟一样沉寂在文学历史的发展中。只有侵透了创作者心血的作品,经得住风吹雨打、经得住岁月磨练的作品才能成为不朽的传世之作。
  比如眼下也算风火的《骗局》一书,在《达芬奇密码》风靡全球之前,在丹•布朗没有全球性的影响之前,《骗局》影响力甚微。
  但是随着丹•布朗声名鹊起,这本书也开始热卖,谁能说这是不是读者们爱屋及乌的盲目行为呢?
  对于这些买到手的读者来说,这本《骗局》算不算一个小小的骗局呢?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