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古道上的地理寻踪

〇古道上的地理寻踪

形容本溪的地理特征有两句话:一句叫“衍水环带,万山重叠”,一句叫“林无静树,川无停流”。

一个封闭的地理单元,却不乏先人的足迹。

马城子的先民在太子河两岸自得其乐地生活时,商王朝的大臣箕子在对灭亡的国家进行一番伤悼后,率领数千人穿越关山,经过本溪渡过了鸭绿江,创建了箕氏朝鲜。春秋时期,燕王国的大将秦开追逐着东胡人驰逐辽东800里。晋时,三燕大军几此穿越本溪,与吉林的另一个地方民族政权决战。隋、唐时数十万大军更是数次征战辽东。

接纳他们的路在哪?

在细河边上,一条数十米长的石板路,深深的辙痕虽然经过了数千年依然没有被岁月抹平。

人们说,这是一条途经连山关直达鸭绿江的古道。

天然的石板上,要多少战车的碾压,要多少次的来回重复才会留下如此深的车辙?

这是一条因战争而产生的古道,它的诞生最迟应从春秋时开始。慌不择路的东胡人在上面奔逃过,三燕的大军沿着此道浩浩荡荡地开进过。

战争是残酷的,但战争开辟了沟通和交流的道路。人类的历史无数次的证明:文明之花常常盛开在血泊之中。

本溪还有另一条古道:襄平道。

《东北历史地理》中记载,这条道从辽阳开始,沿太子河而上,经由老官砬子和小市到清河城,再由清河城前往吉林。

专家推测说,远在三国时代,盘踞在辽东的公孙氏政权在小市的下堡设立了北丰县,之后,又有别的王朝在老官砬子设立了力城县。自古来就隶属辽阳管辖的本溪,建立一条联系的道路那是无庸置疑。证明了此说,北丰县和力城县的存在也就多了一份支持的证据,本溪的政权建制将提前一千多年。

在道路不断地开通中,先进的文明因子也不的断地渗入,并可能和早已存在的以马城子文化为代表的太子河文明产生对立。很多专家在研究马城子文化时,有一个现象让他们百思不得其解:人数众多的这么一个族群,怎么会突然消失呢?

如果我们把这事放在道路的开通带来了先进文明的进入层面去思考,也许会有一个新的解答思路:马城子先民是一个非常固守自己文明的族群,这一点被专家所认可。当燕国的货币、当中原先进的青铜器以不可阻挡地气势进入他们的生活领域,排斥和压力同时产生,同时还有恐惧,于是他们选择了逃避。在一个夜晚,这一族群相搀相扶踏上了逃避的道路,把一个梦一般的谜留给了太子河。

道路的开辟还在继续,文明的进程也依然在继续。

特别是经过隋、唐两个帝国连续在辽东的战争,促使了本溪交通的全面发展。再经过辽、金、元三个王朝300多年的经营,本溪的地理位置和战略位置将经由道路的开辟而得以全新的提升。完成这一使命的是大明帝国。

如今的清河城,过去有一个响亮的名字:三江越虎城。在明王朝时期,那真是一个虎虎生威的地方。驻军多时达5000多人,负责长达100多里的边防线。围绕清河城,在前边修筑了鸦鹘关,后边修筑了威宁营城堡,左右修筑了散羊峪、马根单、碱场堡、一堵墙等城堡,形成了很完善的防御体系,前出有鸦鹘关的前沿掩护,后面有威宁营驻军和辽阳驻军的纵深支持,左右有瑷阳堡、碱厂堡、抚顺关的驻军策应。在大明王朝270年的历史中,本溪在国防战略上的重要性被提到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高度。

穿越本溪一线的辽东边墙是明王朝庞大的军事工程。这项庞大而反复修筑并历时200多年的工程催生了本溪航运的开通,催生了本溪商业的兴起。为国防而在本溪设立了5个炒铁百户所,为今天本溪钢铁业的发展留下了“依赖路径”。明末,铁刹山道观的开设,开启了宗教进入本溪的闸门。大明帝国时期,本溪因历史累积而使文明得以爆发式的发展。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到访。

TOP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