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那些年,我的家

不知从何说起,这故事说来并不短。又想着这些故事仿佛很远很远,但其实当父亲和我说起之时又觉得很近很近,因为不管是我祖父,还是祖母亦或是我父亲对我来说都是我最亲最亲的人。故,提起笔来。
我的家族说大不大,但说小也绝对不算是小。且不说祖父那辈的兄弟姐妹,单从我父亲这辈说起,祖父和祖母就养育了五个孩子,四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我的父亲是最小的一个且和其他兄弟年岁相差不少。父亲虽说是最小的孩子,但今年也有五十岁了。可想,几位祖父祖母的几个孩子都是生在百废待兴的贫困年代。
上个世纪的五六十年代,正是建国初期,国家自身都还处在一个摸索前进的阶段,所以无论是经济,政治还是文化,那时的我们国家都是有待进步的。我的上一辈就生在这样一个摸索的年代。且不说政治文化,因为这些离连餐像样的饱饭都难实现的我家来说实在是有些遥远。单从经济说起,一直都是普通农民的我们家上几辈都不富裕,甚至于用我父亲的话那说是穷的叮当响。那时我祖父一人要养的人太多,不仅仅是自家的孩子还有早年去世的二弟家的几个孩子,再加上家里的老人,祖父和祖母可以说是费劲了心力。
好在那时候,祖父还是有份工作的,父亲说祖父是大队书记。听起来是很不错的。就这样祖父在外赚钱工作,祖母在家照顾老小,平时再在大队里帮帮忙维持着生活。这样的日子过了十几年,一家子小孩子苦着苦着也都成长了起来,但是,上天却偏偏和人成心作对。1964年,我三伯出生的那年我祖父病倒了。
有时候疾病就是这样,说来就来了,打的人措手不及。都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祖父这病让人瞧了很久都没有效果,也看不出是什么毛病。那天在和父亲谈论祖父的病时,父亲说一直到祖父去世都没有查清楚真正的病因。这都是后话了。但在那时,因为祖父的病迟迟没有好转,所以祖父就将那份大队书记的工作辞掉了,毕竟那是这份公职。这下,祖父的工作没有了,一大家子人的生活像是缺了什么保障一样。
可好在父亲说在家里十分贫困实在是无法维持之时,共产党帮了不少忙。祖父是大队书记,这官说大实在是不大,但在任期间也算是勤勤恳恳,我想也是这个原因在加上当时的政策(父亲是说共产党的政策但我并不知道是什么政策),共产党在这样为难的时刻给予了我家不少的经济支持,父亲说那段时间每逢祖父的病情恶化,家里都会打报告去村里,共产党就会拨下一些救济供祖父看病。我听着父亲这样说着,不仅笑了起来,说:“这简直就是共产党在帮忙养着家吗?”父亲点了点头,说:“那段时间真的是这样。”
可是,没有理由一直依靠着共产党的救济,因为这显然不是长久之计,再加上家里的人多,十几口,也没有办法全部依靠共产党的救济。祖母承担着照顾祖父和长辈的重担,自然没有更多的精力去承担经济的问题。所以大伯二伯便早早的出去做事,来承担家里的经济重任。大伯去了砖厂烧砖,二伯因为有些文化托人照顾去了学校教书。姑姑也一直没有读书在家带着年幼的我三伯和我父亲。父亲每每提到姑姑当时放弃上学的机会在家照顾三伯和他的时候,都说其实姑姑是想读书的,但是家里的条件实在是没有办法,这一点很长时间是姑姑最难过的事。就这样,在这样的情况下,家里又支撑了一段时间。
但是时间是慢慢过去了,人却也在慢慢变大变老,祖父的病越来越不受控制,时好时坏,严重的时候一年能在床上八个月。但就算是祖父病了,子女还是要成家还是要离开,分家也是必须要进行的一个话题了。
1984年,在我父亲二十周岁那年,在我大伯和我三伯结婚那年,我们家分家了。因为祖父生病,祖母做主将家里的田地之类的财产进行了分配。儿女终是会长大的,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没有什么家长可以把自己的孩子锁在自己的身边一辈子,因为终有一天孩子也会有自己的家有自己的孩子。这没有什么不舍,我想当年在祖母的心中更多的是美好的希望,希望在离开自己的庇护之下,每个孩子都能好好地经营者自己的家庭。
分家之后,我的父亲还没有结婚,继续和我祖父祖母生活在一起,开始将家里的田都承包在自己的身上。那时候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早已实现了,我家因为人口众多所以分得的田地也比较多,大伯父外出将田地给了父亲,让父亲种庄稼。父亲说他也没有很高的学历,也没有成家,其他的伯伯和姑姑都拥有了自己的家庭,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了家人的责任,所以父亲继续和祖父祖母待在一起,不仅仅将田地承包在自己身上,更让祖父祖母有一个依靠。而我的大伯开始出门闯荡了,或许是改革开放的初期吧,大伯赶上了好时代,之后也越来越好,开始有了自己的生意,和大伯母两个人渐渐地壮大自己的生意,回家却越来越少。二伯父还是在教书,我记得二伯父的字写得很好看,这估计和教了几年的书有关吧,因为教书的关系,二伯家的情况还算不错,生活也渐渐变得好了。三伯父学了手艺,成了砖匠,开始和他的师父接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有关做房子的生意,和三伯母日子过得也算充实美满。姑姑因为早些年就已经出嫁,和姑父在家务农,做着小事,也是不错。各家各户虽然不在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不在吃着一锅饭了,但是来往走动却很频繁,因为大家住的都不是很远,除了在外地的大伯一家。
从分家之后,各家过得都算不错,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是生活也不会为了钱财而疲于奔命。但是大家还是在担心一个问题,那就是,祖父的病情。那些年靠共产党的救济祖父的病还算勉强的维持着,之后这些年里家里的条件渐渐好了,不需要共产党救济了,可是祖父的病却越来越坏,越来越坏,到了没有办法的地步了。
1997年,香港回归的那年,我出生的那年,我的祖父还没有见到我的出世,就离开了人间。从1964年开始生病到1997年,整整三十三年,我祖父被病痛折磨了三十三年。这三十三年间,他没有工作,他备受病痛的折磨,也是祖父的病重让家里的生活变得很更为拮据,但是也是祖父让家里的人一直拧在一起,让家里的人都早早成熟,开始懂得承担,就算一开始做的都是小事。
祖父离世到现在已经二十年了,今天我也二十岁了,那天和父亲聊到的过去离我们越来越远了,随着时间的流逝,它也将变得越来越不重要,因为未来永远比过去重要。因为我们的家族永远在往前走,而我们也在往前走,回头看的时候,只会想我们应该活的更好。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TOP

TOP

返回列表